FC2ブログ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今日論題:潮汕話和英語的同源探討

首先我要說的是:娘!!你果然是我的親娘!!

時間:2009年2月12日晚

人物:本公子和老夫人

事件:

今天(昨天)真是有意義的一天,雖然它的意義直到晚上10點多才凸現出來,所以說我們對人生不用絕望,説不定當你80嵗那會兒,你的人生意義它就突然降臨了。

當是時本公子正坐在老夫人的車上等燈。此時有一戴鴨舌帽的小青年無視交通規則走在斑馬綫上過馬路,剛好走到馬路正中的時候,突然冥冥中有一股力量牽引著我們的視線離開了那小青年!!
驚為天人的,過目難忘的,只見一白衣服的小青年猛衝到了馬路中間而此時一輛小麵包車從他身後呼嘯而過,哪怕他再慢了1秒鐘,今天的意義就會變成「本公子親眼目睹了一起不按交通指示燈穿馬路導致的悲劇……」;只見那白衣服猛衝到馬路中間之後唯一的動作就是一手摟過那鴨舌帽的肩膀一手抄過那他的腰把那小年輕結結實實的抱了個緊。

神奇的在這喧囂的城市,在這車水馬龍的街上,我竟然還能聽到他們在說什麽……
鴨舌帽(傲嬌的扭了扭身子):「幹什麽啊!?我要回去了!」
白衣服(一臉討好的忠犬樣):「不要這麽早回去嘛。」
鴨舌帽繼續扭,說什麽已經聼不大清楚了……

爲了表示我依然是那個純潔的我正直的我,本公子毅然的道貌岸然的說了一句:「拉拉扯扯成何體統~」
話音剛落老夫人很平靜的問:「伊人兩人個鞋直阿買?」(爆!!)
究極翻譯出來就是:他們兩個是不是有路的?
本座當下龍心大斬釘截鐵的說:「絕對是彎的!!」
老夫人曰:「沒過。」 <-----依然平靜
究極翻譯:怪不得

然後我們一起對他們行注目禮,那白衣服喜滋滋的抱著鴨舌帽的小青年轉身朝來的方向走回去,直到他們淡出了我們的視線……(我OX你娘的紅燈竟然100多秒!!)

一路回家
本公子一直在反復咀嚼那個「直」
這是何等的偶然!!

果然亞洲文化的起源
果然歐洲文化的起源
果然亞歐文化的起源!!
他們都在韓國……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9
02/13
01:35
腐物屋子
CM:2
TB:0

誰人輕叩門扉,微風入隙,蕩起千愁百緒

本篇標題:春風化雨

開篇:紀事
與阿茶論,其樂無窮。
初時,飽受反CP之痛苦,每每與阿茶傾談,均遭遇風中淩亂之銷魂。誰想,近日竟能推心置腹暢所欲言,每到興起処,紅字連篇群中衆人皆噤聲無敢言,頗有相見恨晚之感。
以下分享對話一通
由古通今,世界大同

----------------------
諸葛糖 18:20:14
下午在看世說新語
這世界真大同...

顾惜茶 18:20:30
世說新語本來就是八卦書啊=wwwwwwwwww=

顾惜茶 18:20:41
就是看了那個我才萌了鐘會。

諸葛糖 18:21:11
嵇康和阮籍是竹林七賢的官方CP阿...

顾惜茶 18:22:01
對啊是官方CP!

顾惜茶 18:22:15
阮步兵有愛啊!!!

諸葛糖 18:22:32
YY到死...愛慕到天荒地老的感覺...

顾惜茶 18:22:48
駕車駕到被墻擋住,哇的就哭著回去了的時候萌死我了。

諸葛糖 18:23:18
可嘆廣陵散,無人為君彈...

顾惜茶 18:23:46
淚流滿面。

顾惜茶 18:24:19
我家鐘會慘被嵇康拒絕,寫好了東西從嵇康家墻邊丟進去然後拔腿就跑真是可愛的不得了。。。

諸葛糖 18:24:28
此中情懷何人懂...

諸葛糖 18:25:04
鐘會此人我不甚歡喜
容不得第三者的CP貞操...

顾惜茶 18:25:34
鐘會不愛他啦,鐘會愛的是司馬昭=wwwww=

顾惜茶 18:25:46
不枉我寫了鐘會的書評。

顾惜茶 18:26:03
最後是他死在了他的手上。。。司馬昭你個腹!!!

諸葛糖 18:26:30
司馬朝廷不素好東西...

顾惜茶 18:26:43
高舉司馬懿曹丕不倒!

顾惜茶 18:26:47
表被誤導了

諸葛糖 18:26:48
還有山濤...

顾惜茶 18:26:50
司馬氏很有愛的。

顾惜茶 18:27:18
看史書的時候奸情一堆一堆的。

顾惜茶 18:27:50
資治通鑒晉書啊啥的都一堆JQ。世說新語那八卦雜志T T

諸葛糖 18:28:04
鈡會對司馬昭只是因爲敬重而生仰慕吧...
縂覺得和JQ還有距離...

顾惜茶 18:28:17
NONO。。

顾惜茶 18:29:10
我記得我Y了很久的。。“寿春之破,会谋居多,亲待日隆,时人谓之子房”

顾惜茶 18:29:13
淚流滿面

諸葛糖 18:29:50
寿春之破,会谋居多,亲待日隆,时人谓之子房

<----莫非這就是人們口中說的男寵...
三國志真GJ

cyble、 18:29:50
...钟会 姜维

顾惜茶 18:30:00
我當時就在Y這個。。

諸葛糖 18:30:01
...姜维愛的是諸葛...

顾惜茶 18:30:11
三國JQ一抓一大把啊。。

顾惜茶 18:30:28
而且後來鐘會反之前,司馬昭很腹的說等老子到了京師就解決了

顾惜茶 18:30:45
結果他到之前鐘會就掛了
腹昭>///<

諸葛糖 18:31:13
説不定是暗度陳倉
説是死了
其實是偷收房了...

顾惜茶 18:31:21
點頭點頭!

cyble 18:31:30
。。。

cyble 18:31:40
好好的三国被你们。。。

諸葛糖 18:31:56
三國就是一本JQ慢慢的武將秘史

顾惜茶 18:31:59
主要是他把自己那本著作丟到嵇康那裡拔腿就跑的那個萌到死啊那隻天然傲嬌

顾惜茶 18:32:27
嚴肅點頭

諸葛糖 18:32:57
三國最美的是趙云啊....

dan 18:33:17
赵云无双上来灭了他们


諸葛糖 18:33:46
dan桑你又來了...公子的形象又麽有了..

dan 18:34:03
嘛嘛···

諸葛糖 18:34:35
趙云就是典型的娃娃兵被提拔的...
可比森蘭丸...

顾惜茶 18:36:47
森蘭丸美。。

諸葛糖 18:37:37
赵云亦视刘备为长者,为知己,有心相依。
不久,赵云因兄丧请假回家。刘备知道他不会再回来了,依依不舍。
当时,刘备单身逃出,狼狈不堪。在邺城遇见赵云,与云同床眠卧,密派其外出招募队伍数百人,对外皆称刘左将军部曲。从此,赵云追随刘备,转战南北,终身不渝。
《-----寫書的人都這麽GJ....

顾惜茶 18:39:15
那一夜。。到底發生了什麽。。。

顾惜茶 18:39:23
好終生不渝。。

諸葛糖 18:40:59
這個只有天知地知備知云知...
當然還有你知我知衆人皆知...

顾惜茶 18:41:41
我已經Y完了整個過程= =+

諸葛糖 18:42:48
全程??

顾惜茶 18:42:57
點頭0 0

諸葛糖 18:43:13
哈...
卿卿細語,款款柔情...

顾惜茶 18:43:24
趙雲其實是隱忍受么。。

顾惜茶 18:43:43
劉備:看叔叔我好好的用草鞋疼你。。

諸葛糖 18:43:53
皆化作春風細雨,細水流長,纏綿抵死,入骨銷魂...

顾惜茶 18:44:10
色授魂與的時候。。
諸葛糖 18:45:09
只見兩只纖白素手...

顾惜茶 18:45:52
。。。床單。。

顾惜茶 18:46:05
帳內幽影。。

顾惜茶 18:46:14
風滅紅燭

諸葛糖 18:46:15
落紅...
(<---此刻本公子被擊殺)

顾惜茶 18:46:26
(早已陣亡)

諸葛糖 18:46:54
(畫面中斷,不宜兒童觀看)

顾惜茶 18:47:15
T T

諸葛糖 18:48:09
(此刻腦海裏浮現諸葛兄和趙云的插花...)
(其實更萌這個..)

顾惜茶 18:49:20
我已經不行了。。。

諸葛糖 18:51:08
(請堅強的活著)

顾惜茶 18:52:32
T T

以上
======================

順便紀念又一次換模版
2009
01/15
01:24
腐物屋子
CM:1
TB:0

遭遇沈從文


現在想想

當時一直堅持要去他老人家的墓那裏看看果然是對的……於是就成就了經常說的那句:人生何處不相逢。

於是回歸正體,即戴望舒之後,我又抽風了一次,上次是斷背斷袖又斷指,這次是似謎如幻風中淩亂……

============================

喽罗


  “好,你做得真好!”说话的是个小伙子,脸儿白的,身个儿在他年龄上算起来是高了点,但这山竹笋子抽条样的发育,却形成了他的美观。他是在夸奖我哩。
  什么样东西做得真好?我不说,看大家猜。
  有人会说这是在讨论文章。不是的。关于这人同我的一切,到此时,本身已成一段故事了。让我来说这个故事吧。
  那时我正在用一把笨重方头凿子雕琢一个木人头。我不瞒你们,在过去我的某一时代中,我对于一个木匠的兴趣,是比拿笔真要感到好玩许多的。若果机会给了我另一条路,也许我这个时节,已在我们乡下做了多年专门雕佛像的大师傅了。我承认我的才能若果是向雕刻那条路走去,比之于做文章也还容易见好一点的。这不是自吹。但是,到如今,你就送我一把国式的精致方头凿,一段削得四四方方材料合式的洋橡树,我可不能雕成木傀儡的样子了。时间隔久了,我把我的手艺全丢了。如今我是只能拿笔来雕这社会各样面孔形象的一个人,且总雕得不如意。我想起过去,真有点儿惨。
  我是一匹肥羊,别的人是这样硬派下来的,其实并非征求了我同意。正经话,我成了“肥羊”了。这名词,象有点滑稽。每到冬天我们住在北京不拘那一块地方,不是都可以见到一群或一只毛长长的身体胖胖的绵羊么?有些人,无事闲着闷得慌,走到东四、西四或别的有小馆子的门前,不是就有杀羊剥皮的热闹给瞧一个饱么?我就是那类羊。虽然我身体还比如今瘦小很多,但人家是把我当羊看待的。不一定剥皮,也不一定要杀,但只一种,吊上山来。家中不出钱,可不成。其实照我的意思,象近来常常因了馆子不赊账的缘故,终日要挨饿,到了节期又得躲到街上去,怕见寓中掌柜的脸孔,倒不如那时在山上做肥羊,受他们喽罗善意的款待,每日用白煮鸡汤泡大米饭吃,日子好过的多多了。我相信,除了少数卖卤鸡铺子中的人或者比我多吃了些鸡以外,我敢说,我那年吃的白鸡比任何人都多!每日吃,过早是,午饭是,晚饭是,消夜也是,一直吃五个多月。若是家中不即赎我,恐怕我还要吃一百两百鸡,那是无疑的。我不明白别一个被山上大王硬派为肥羊的人,关在山上时,是不是也有这样款待。
  实在说,结果,家中只花五百串钱就放我下山转回家。照近来鸡的市价来作价,以每日一公一母两只鸡来算,我就已经扳本了。就是住公寓,半年来,也就不止此区区数目。还有一件事,我得在此说说的,下山回到家时,家中人见到都说我胖了许多。被人当成羊看待,渐吃渐胖也是平常事。不过我的朋友住医院三个月,出来瘦得象猴子,使我想起另一世界,又不禁神往。我是想找一句两句俏皮一点的话来批评这肥羊生活的,半天却觉得竟无一处能令人引起坏的印象。山上大王气派似乎并不比如今的军官大人使人怕;喽罗也同北京洋车夫差不多,和气得要你一见了他就想同他拜把弟兄认亲家,这我有什么法子可想?我不是不明白我们做百姓的人,在过去,有被县太爷冤枉打了二十个板子,爬起身以后,还应叩一个头,说是“谢老爷恩”;直到如今,也有随时颂扬政府官吏的义务。讽刺了国家委任的官吏有罪,夸奖落草的英雄便有暗中宣传什么化的嫌疑。
  但我没有法。当时我家中不敢请官家为我报仇,只是怕麻烦官家,并无别的用意。如今,我倒很愿意先筹这一笔款子,送到山上去,请他们收容我,伙食比先前开得稍差一点倒无妨,倘若是还有这样一个地方的话。五百串南钱,按最近北京洋价折合,约在一百二十五块钱左右,这比我住五个月公寓用的房饭钱还要少好多。就是到西山卧佛寺一类地去避暑,也未见得有那山上的凉爽。我眼前一点儿咳嗽病,一到那有大王住的山上去,也会自然而然告痊的。算起来,真是太划得来了。并且若是这种招待所在北京附近设得有,我还要劝我的几个朋友不妨也去祝因为这样一来,不单我们便利,也省得警察厅许多的麻烦——做肥羊的人一多,公寓中住的人就会少,公寓中人一少,清查容易,就不怕再隐藏革命党了。……有了,我得说我的故事,笔一纵,就溜到别的事上去,类乎在同法律开玩笑,这是不对的。要我管理一枝笔,不如管理一把凿的容易,我才说过了。请你们看我雕的木傀儡吧。
  这是一段柚子树。我在那上面刻了一个半身像。我暗中是传照朱五哥(二大王的名称)脸孔下手的,不过脸部刻成时,我就觉得这全不象他,与田大哥(大大王的名称)反相近了。相近,也不过鼻子同眉毛部分略相近而已。然而一为三傩见到时,就大声的笑,说是“简直是大哥”。不久其他几人全知道了,围拢来看的结果,硬说是为大哥雕就的。体贴人情的本能我是存在的,我将计就计,便说是特意描着大哥刻就的,不很象,但改正一下或者就对了。
  当大王让我在他吃饭的时节在他面前取样时,我把大王鼻子耳朵口及下唇的线全给修正了。这一来,我想着我以后会成一个雕刻家,我高兴的很。我把家中母亲同大姐二姐忘记了,只一心一意雕那段木头。我相信,设或当到那时像还不完工,家中就已派了帮工老廖来赎我,我愿不愿走还无把握的。
  眼看头是大体一定了,我就用力把那段木头按到膝上去,刻画肩部的衣襟。大哥头上原是挂有一条银链子,我又小心小心去雕浮起那颈链。看的喽罗比我还出神,尤其是三傩两兄弟,都不离开我,凿子一有毛病,三傩就差派四傩去磨。一个外山喽罗来到这里时,三傩就从我手上攫过那段木头去给人家欣赏,我从这中就得一些比喊我为少爷以上的亲热体己称呼。
  “三哥,你莫闹他罗,”四傩每每这样为我抵抗他三哥。这四傩,就是我所说的那个白脸小伙子。我们是同村子人,先可不相识,到山以后他却介绍他自己给我。算是监视我,实际上是比家中看牛小子还驯善,凡事同我在一起。他生来说笑的天才,却不为在山上做了喽罗而失去。就是手同脚,也一点不见得同一个普通乡下人两样。虽是破旧的却干净的衣裳,把袖子卷起到肘以上,配上那副苍白的常有笑容的脸,我想起一个表弟弟,简直全都象。这小子,我一见他心里就似不受用。若是要研究我生活的全体,我是怎样认识美同爱,我老实的说,就是他。由他身上我开了我自己生命的大门,放爱情进心中了。想来还使人忸怩。在我同他到一处,有一次,因为上树去摘林檎子,我抱了他上到树桠去,我觉得我是用抱一个妻的章法去抱他才应如此的。我私下就红了脸。至于他,是不是也在爱我,可就不知道了。
  有一天,我们在堡寨门前大桐子树下雕那木人头。
  “好,你真做得好!”
  四傩说了,对我笑。我是高兴那称赞我以外的笑容的。
  三傩正从后坡下到庙里来,两肘平平的捧了大堆杂货东西,满头满脸全是汗。四傩从他哥手上抢了一只大乌梨,扔到我脚边。
  “这是大哥叫拿来的,四傩!”
  “那要什么紧?”
  我见到这样,恐怕三傩发他弟的气,就想起身退他那只梨。四傩拥着他的哥的背,“快走吧,告大哥,二少爷吃了一只梨子算那样事?”
  “四傩,我不渴,退他吧,”我跟上去。谁知这一来,三傩倒说要四傩再拿一只梨,且抓一些枣。
  “……我这抱兜里有枣,你就为少爷抓点。”三傩是两手无空不能活动的。四傩听他哥的话,就又从三傩肚子前大皮抱兜里抓出一大捧枣来。
  我把木头放下,我们一同来吃枣。天气热,太阳晒得狗发喘,我们一同坐在梧桐下让风吹,满地是枣核。吃了枣子又是梨,梨子酸得我们打牙战,谁说不是顶好消夏方法呢?
  “少爷,你的手艺真是了不得,你是可以雕观音菩萨的。”
  我就始终不明白,人这东西究竟为什么,一听到同他相好的声音就心中发痒!传说普通雕匠各样佛能雕,惟有观音菩萨的法相,那是选人的。不单是这人得虔心,就是雕匠的平素为人也就有关系。雕过观音的人死后升天不算数,就是生前这人不得好妻也得养出好看女儿的。这是观音菩萨的报酬。但我心想我即雕观音,能得一个好妻就会比四傩长得更好看么?是不敢信的。
  我想到另外去了,便说错话,我说:
  “四傩,我可以为你雕一个,你保佑我好吧。”
  “我能保佑你么?”四傩微微的笑我已感觉到他保佑我能得到他的永久友谊了。 (請原諒我插花……我只想說……發卡了……)
  “你能的,四傩。你保佑我以后能得一个妻,象——”“象陪到观音菩萨站立的龙女。”他见我不说下去,就为我补足。
  错了,我不是这个意思。“龙女配善才”,是有主儿的。我想要四傩保佑我将来能得一个同他一样好的妻,我怕说,不说了。
  我们从雕像移到梨子上头去。四傩说了个故事。
  他说梨,比这酸的也还有。过去不久大王同到他三哥到一个地方去请客(变一个说法是捉羊),到大路旁摘了一个梨,差点把牙齿酸掉。大王一发气,拔出刀来把那梨子砍剁得稀烂,还叫他三哥上树去摇落这一树梨子,免得后来又害人。
  四傩说了四傩自己笑,我可不。
  有什么可笑?四傩的话声音象唱歌。
一个人,尤其是近来,我觉得一个年青的喽罗,会有这样天赋的良善的美的一切,我不笑,一点都不笑,当时就是这么的,我为这天工的巧妙分配与奇怪的装置,我真要哭了。
  我说,“四傩,喽罗这事业对你真不合,你怎不去学唱戏?”
  “这比唱戏好多了。”
  “将来你莫要做大王吧?”
  “我哥一做头子我就变成二大王——但喊是应喊四大王。”
  “我可不是那样想。我想读书去做官。”
  “做官比做土匪找钱容易点,是不是?”
  我答应他是。当真是做官比做山上大王容易找钱点么?这是一定的。因为山寨里,大王同喽罗,得来财物纵不是平均瓜分,也得算清数目按功劳分派,大王独吞可是办不到的事。
  至于官,则从中国有官起,到如今,钱是手下人去找,享用归一人,是又不单止找钱有法律保障不怕人说了。但我当时说做官,可不想到找钱事上去。住在城中的孩子,他的人生观,做官比做大王方便一点是真的。若是我是个喽罗,一定也是只想升大王,做喽罗头子去。
  麻衣相法我是从小就留心,运用到来观察四傩的将来,长的鼻子配上宽的额,是个翰林相。
  “四傩,你若是读书,将来怕要点翰林,中状元哪。”
  “靠不祝”
  “靠得祝我会看相的。你是个翰苑相。”
  他不懂“翰苑”,但知道是上京去做文官的。他说他要考武举,中武状元。只要是状元,武也好,文也好,又有什么分别呢?我就赞成他的喽罗生活了。(过了两年,我去做官家的喽罗了,危险是一样,长年随同城里大王到处跑,钱可还不及四傩一半多。这只好说是我的相就不如四傩。)这我得补说两句话,是关于我的性格的。因为爱逃学,逃到城外大河钓鱼我才被人捉上山来当肥羊。这一来,初初自然是不惯,哭哭闹闹要回家。到后看到在山比起住到家中时的自由,完全是两样,我在拘束中的放肆简直同一匹小马。对于玩感到比饮食还重要的我,就怪自然怪舒服的打住下来了。
  不是家中来赎我,纵让我逃走,我也不高兴去做的。地狱的名字,我看来,就是形容私塾那东西,倘若孩子们也有地狱在的话。我是被先生发气青起个脸嗾我自己搬凳子过去打屁股的刑罚吓够了的人,直到十五岁以后,遇到做梦还有时要哭,未必不就是过去的威严刻在我心上的结果!到山后,书是不必读,玩,各样的野蛮粗糙的玩法,随意都可做,且有一个内行的又合式的伴,我是在我自己世界中也成了一个大王了。除了用心去找新奇一点的玩法以外一点事不做,又不怕谁个管教。人家完全把我当个客,对我很客气,按照我的生活分派算一个总账,那一时,真是一段好运气。直到如今我还是有些地方露着野马的性格,这便是那五个月自然教育的影响。只可惜是时间太短了,竟使我成一个有野性而缺少那更要紧一点的呆气力的人,不然这时真去落草也并不算迟!
  三傩的脸孔是个田字形,情形又象不曾耕过的山田,随意长了些头发同胡子,身体壮,田里长的东西也比别人格外粗,按时除草也象不中用埃四傩呢,简直是个可以在打大醮迎故事时装观音的模样。那样终日怯怯的略带病样的印象,永远没法把它从我的脑中消灭!
  大王那木像,雕成后,送把大王,我就不再过问了。只有四傩的像,是雕在我的心上的,我将带它在身边,到老死。

  一九二七年九月作完

[轉自http://hi.baidu.com/marsmoveinjuly/blog/item/5764bad198e3abd5572c84b6.html]

===========================

記得我曾經看到沈老的生平,接受正統的學制教育僅到高小,早年從軍,後來要入北大因爲學歷的原因未被錄取,在朋友的舉薦下在北大旁聽。說些不怎麽厚道的話,在社會風氣事實還是相對保守的社會中,對於一個並未有任何西方教育背景的人而言,沈老先生的氣質果真非凡人。況且沈老給人的印象通常是傳統,内斂的印象,而實際上他的作品縂有“民風樸素”的感覺,對我來説大概就是浪漫的鄉土文學……(不要打我……)

沈老早期的作品縂帶有自傳的色彩,當然咱也不能一棍子打死就說這是沈老的經歷,當然更不能一口咬定這個只是沈先生一時抽風隨便寫下來的。

基本從文學角度分析就是“本篇描述了一個少年對另一個少年純真的懵懂的愛情”,從腐學的角度來分析就是“本篇描述了一個天然忠犬攻對一個柔情似水受純真的懵懂的愛情”

……老實說此刻我已經當機了……顯然我還存在的那部分常人應該有的常識正在告訴我這個只是普通的文學作品,但是我另一部分殘存的理智正在告訴我這年沈老年已25(換句話來説就是我打死都不信這是隨興而寫的……)

2008
11/18
02:15
腐物屋子
CM:0
TB:0

差不多要圓滿了

昨晚悠的弄完了小憶讓給我的LAS5月Copy本,本來想完整的做一本的,不過小憶跟我説LAS以後都不畫了之後我立馬就→=血=....於是一星期内倆DH本,話説大手到現在只有萬有沒有修過(那勢必是噩夢……不是人修的……)
那本LionPunch的封面搞得我要生要死,中間缺了大概50像素的度的東西,於是全憑想當然補上了,上面的樹葉和頭髮還好,起碼可以根據綫條延展來做,中間委員長的大腿(噴血),因爲充滿了愛所以那一小截大腿搞了一個小時有餘啊啊啊,顔色層次太難上了,我又是個上色無能的……
内頁有連續兩頁讓我覺得人生很微妙
一頁是把原來的日文去掉之後,我發現Dino胯下支離破碎……於是動手自己畫……種馬你要感謝我啊啊啊啊
接下來的一頁緊接著就是給委員長的PP綫條(鼻血)
人生果然充滿了微妙啊啊啊

話説我要大圓滿還是有很長的一段距離的

接下來的怨念還有:
新瀉的DH本啊啊啊←話説除了嗯嗯啊啊基本上沒有什麼臺詞……
染谷的蒼紅本(以她的坑狀態要圓滿應該不是難事)
白的蒼紅本(司狼同學等我!!)
Marble的長毛本←僅限戰國獸……
Nalis的8059本也麼有做過TAT
(←話説我一直是8059黨但是我果然只信奉單一神論啊啊啊,只有Nalis,惟有Nalis)
接下來的怨恨全面朝8018開火……(説到這個今天去看了neo的站子竟然看到阿山和怪眉毛……何等的違和……還有我縂覺得她已經徹底遺棄6927變成4827了……趨勢麼……)
攻鉄的本我是不用指望的了
所以只有Lily本是終極目標-v-

(話説怎麼這麼多戰B怨恨……)

最大的遺憾大概就是這輩子都沒有機會見識一宮大媽的土銀了……雖然雙K也是有愛的但是還有有愛到想要做,所以一宮大媽你趕快轉CP吧Orz……這樣就你好我好大家好了……

回頭還有和阿蔥的一本1859 ←我説你究竟要無節操到什麽地步才願意收手啊啊啊啊
2008
10/25
15:58
腐物屋子
CM:2
TB:0

一考再考,李氏攻考

以下為絕對妄想領域...真的,不適者趕快回頭是岸

説話其實我是被某受受師兄驅趕來寫李白鬼畜攻考的...
<---其實是你自己興致勃勃說要寫結果忘記了的吧
<---哼...無所謂,反正日期能造假...

話説重陽那日,秋高氣爽,正是登高好時節
本公子起了個大早.簡單收拾過後便直奔隱湖湖畔那白墻瓦,前映湖后繞樹的學堂讀我的聖賢書去了<---簡單來説就是那天適逢一周一次的早課...
(其實以上全部都是廢話)

等到從學堂回來,本公子CJ的一開Q,頓時樂到灰常想就地打滾
騰迅公司果然不負TX公司的美名啊啊啊啊啊,内心那個一嘆再嘆,只能讚嘆
多說無益,上圖
Photobucket

初看第一眼就只想到孟浩然的"待到重陽日,還來就菊花",本以爲此作當稱神作

沒有想到受受師兄給我看了另一神作
九月十日即事
(唐)李白
昨日登高罷,今朝再舉觴。
菊花何太苦,遭此两重阳。


當即心下一驚
之前秉著娛樂大衆娛樂自我的心情開玩笑寫過杜氏小受考且指名道姓明目張膽YY了一通,今日看來果然無風不起浪,李杜配對果然並非空穴來風,別説大李杜,就連小李杜也是極其YY!!

且先看小李杜關係考:(百度大神拜一記)
就像李白和杜甫的友情深厚一樣,小李杜的關係也很不錯,两人之間,也有互贈詩文。李商隱写給杜牧的两首詩,《杜司勳》说:“刻意傷春復傷別,人間唯有杜司勳”,《贈司勳杜十三員外》说:“前身應是梁江總,名總還曾字總持”,极尽仰慕之情。然而,正像李白和杜甫的深情厚意仍无法改變两人的差別一樣,小李杜的差异也很大,他們的氣質、出身和思想的差异使他們的詩走上两条完全不同的路子。杜牧身上那種貴族氣質、世家遺風使他的詩充滿了高朗明快的理性精神,而李商隱心中的那種浪漫情調与自卑心理使他的詩鬱積了感情的纏綿情結。

此段雖然著重描寫的是小李杜之間的深情厚意,但也涉及了李白杜甫之間的前情往事。看完之後感覺只能用微妙來形容,某人對“李白和杜甫的深情厚意”這種描述持懷疑態度。種種跡象表明李杜之間縱使有千般柔情万般衷腸,杜甫單方苦戀的可能性大過於兩情相……

讓我們回到那首詩……(果然一激動就離題千里……)
話説李杜李杜,誰攻誰受一目了然,關鍵是李兄的嗜好實在是讓人覺得……萌え!!!
且讓我淺顯的把此詩注一遍

昨日登高罷
好吧……你們兩個昨天才合歡燕好騰雲駕霧過(用力指,要節制啊!)


今朝再擧觴
(皺眉)嘛……這酒嘛,小喝怡情,多喝傷脾,更兼酒後亂性

YY小劇場開幕:
話説這日李白獨坐小酌,連日來天氣清爽心情暢爽,不禁多喝了兩杯。正覺微醺之時,忽聽有叮叮咚咚的聲響,擡頭望去,卻見有一青衫男子一手掀起門前珠簾,一手盈握脂玉酒壺,正站在廳前笑吟吟的看著自己。李白微微挑眉,直勾勾的盯著那男子猶沾著些許酒水的水盈丰唇,看上去嬌嫩瑩潤,引人遐想。毫不掩飾的目光惹得青衫男子玉面微紅,不自在的低喝:“看什麼看……”
語氣似嬌似嗔,李白忍不住大笑:“好好好,不看就不看,反正該看的不該看的我都看過了。”
青衫男子愈發的不高興,手上珠簾一甩,腳下一跺,轉身就了,留下珠簾叮叮咚咚交相歡唱。
修長的手指摩挲這凝脂白玉酒杯,李白笑吟吟的回想剛才那佳人彆扭的表現,更兼想起他每晚承歡輾轉情迷意亂時迷蒙的雙眼,細碎的呻吟……

(STOP...行了...)


菊花何太苦,遭此两重阳
無語了這句...突然覺得杜甫必然是個M受...不然怎的明知其苦卻又不忍拒絕...
李白竟然還是個3P愛好者(此時某人面露沉痛之色,内心卻在高唱3P萬歲,只是真人好雷..)...
又或者是道具黨...||<----強烈的BS一記
這場H來的何其痛苦

本詩解析完

接下來探討杜甫單戀的問題
傳世的杜甫詩作中,寫給李白的有《夢李白二首》,《贈李白》,《春日憶李白》,《天末懷李白》等,前前後後多達15。但是李白並沒有寫下任何贈杜甫憶杜甫之類的詩作。關於李杜二人的情誼,也多是在杜甫的日記和詩作中探究,李白並無寫下具體的文字記載他和杜甫二人如何如何。

根據杜甫的日記和唐書杜甫傳中整理出來的年譜,杜甫芳齡33那年初遇李白,時年李白44(你們兩個是故意的麼……),正是人生好時節,一個正值青年,一個正值壯年(好了我不繼續誤導了……)。在相遇之後的兩年間,曾相擕同游,其間杜甫寫下了「余亦東蒙客,怜君如弟兄。醉眠秋共被,携手日同行」(《與李十二白同尋範十隱居》)贈李白。
說起這首詩,我又忍不住要來離題了……好無奈……
“醉眠秋共被”一句結結實實的勾起了我的回憶,記得當年還CJ的時候,看過一個文章,是評論唐詩翻譯與文化差異的,當中作者就引用了某個女翻譯傢翻譯的這句詩,雖然英文翻譯忘記的乾乾淨淨……不過好在我還記得那作者說看了那位翻譯傢翻譯過後覺得這句詩的原句就是“共蓋一床錦被”(←大叔你不CJ了),還說那翻譯傢直言此二人就是一對情侶,最後作者大力的讚揚了唐詩的意境以及外國人無法理解它們之間真摯的友誼……(望天,友誼) ----〉若有曾經看過此文者,某糖跪求那揭露真相的英文翻譯啊啊啊啊

(峰回路轉!!)可是李白這位大哥顯然不懂得要禮尚往來,也沒有專門提到這些事。並且更過分的是……兩人分手后不久,李白就真的回老家結婚了,娶了他第二個老婆(←僞第三個), 真的是無語到了極點……(爆怒)

二人前後約會(←誤)了兩次,相見了三次。顯然這個見面次數是遠遠構不成雙方戀愛關係的(←大誤),但是有些人對愛情是細水長流日久生情,有些人卻是天雷勾地火一觸即發,顯然小杜杜屬於后者。一見心傾二見相思三見定終身,短短的數次會面顯然足夠杜甫苦戀一生了……
話説他追憶李白的詩作多數是困頓之時回憶少年勃發的時候而作,可見李白在他心中有多重要的地位,至少也是某种程度上象徵了“美好”。

只可惜,杜甫的一腔柔情似水無處溢,落花有情 流水无意,只能是無可奈何花落去,一江春水向東流……

再附杜甫詩二首:

云安九日,鄭十八携酒陪諸公宴
寒花開已尽,菊蕊独盈枝
舊摘人頻异,輕香酒暫随。

一看就心傷,“菊蕊独盈枝”,空留佳人,君猶不知在何處。后兩句更絕,昔日恩情一朝斷,但見新人笑,那聞旧人哭(注意……此句出自杜甫《佳人》……) ,李白你就是個負心的…… ←無力


西阁雨望
楼雨沾云幔,山寒著水城。
径添沙面出,湍减石棱生。
菊蕊凄疏放,松林駐遠情。
滂沱朱檻湿,万慮傍檐楹。

TAT,偶都不想分析了,所謂情傷,大抵都是物是人非,恩斷義絕,空餘回憶,心下獨苦。

總結:
貌似我結結實實的離題了,題目是李白鬼畜攻考,一個不小心變成了李白負心考……寒……


<----磚頭不要拍得太響...好歹給我混口飯吃....
2008
10/08
18:02
腐物屋子
CM:0
TB:0
ねこ時計(学校編)

地球紀日

裏世界

糖公子

Author:糖公子
突然就很嚴肅的自我剖析
結論:其實我只是一個很普通的變態叔屬性的僞Loli啊....


成分:
ACGの住民 30%
掙扎中的不要露出本性的腐狀態 10%
僞戀聲飯 10%
吐糟成病無葯醫 35%
囘老家看星星計劃中 10%


所謂的愛與一切:
★諏少!!和我結婚吧!!請務必和我回老家結婚吧!!←狂毆一頓之後拖走
☆老貓,請不要大意的繼續BT吧!!
★Yusa醬,你要堅定的走受路綫才好啊...
☆森叔+三木叔+小杉叔→叔叔們請堅持!

大腦分割模塊
妄想Update
儲物櫃

Comment

異世界觸手
→近來動向←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糜音

FC2カウンター

template by jennywren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